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6 被人截胡(二更)
宋宁第一次正式见赵熺。<br><br>其实两年前到京城时,先帝丧礼的时候可能也见过,但无论谁,只要站在赵熠身边,就会立刻变的灰扑扑的不起眼,所以她对赵熺没什么印象。<br><br>不能怪她,错在赵熠。<br><br>“我的园林给他们看过吗?”赵熺问赵熠。<br><br>宋宁露出一脸的期待,看着二位王爷,兴奋地捧场:“园林吗?哪里的园林是宁王爷的杰作?”<br><br>“齐王府。”赵熠面无表情地用眼角睨着她,仿佛在说你那么明显巴结宁王还不如来巴结我。<br><br>宋宁心头哐当一下什么碎了,齐王府?就外面那破院子?<br><br>假山堆的跟黏在一起撕不开的饺子一样,花圃像一把勺子,小径铺的石子儿她走了一趟打了两个趔趄,就这?<br><br>“啊!好看!”宋宁大拇指卜一下竖起来,“特好看。我就说齐王府怎么这么特别,原来是出自您的手。”<br><br>赵熺眉飞色舞:“哎呀呀,你可真识货啊,就那假山你看到了吗?”<br><br>“看到了看到了。”宋宁道。<br><br>“你就说好不好看,特别不特别,是不是天下独一份?”赵熺问道。<br><br>宋宁点头:“嗯嗯嗯!”<br><br>赵熺站起来,隔着桌子啪一下拍了宋宁的肩膀:“好小子,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知己。”<br><br>“嗯嗯嗯。”宋宁道。<br><br>赵熠的脸黑成了锅底,盯着赵熺冷冷地道:“你的衣袖拖到了汤碗里了!”<br><br>“我喝,这汤我喝!”赵熺将汤碗拖过去,又脱掉弄脏的袍子,大喇喇地一边喝汤一边问宋宁,“你见过我王妃吗?”<br><br>宋宁摇头。<br><br>“我、没有王妃!”赵熺道。<br><br>宋宁:“……”<br><br>“哈哈哈哈。”赵熺哈哈大笑,又盯着宋宁,“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才华还幽默风趣呢?”<br><br>宋宁点头。<br><br>“那你见过我儿子吗?”赵熺问道。<br><br>宋宁摇头。<br><br>“我、也没有儿子。”赵熺接着笑,又沉了脸,“但我真的想要,我光院子就买了四个,设计的漂亮又独到,我要不生四个儿子,都对不起我的院子。”<br><br>赵熠黑脸:“女儿也可以。”<br><br>“女儿不行。”赵熺摆着手,“女儿我要改,院子设计的太粗犷了。”<br><br>如何粗犷宋宁其实想不到,但等看到了他的四个院子,就真的明白了他不是重男轻女,而是真的太过于粗犷。<br><br>“吃饭吧,不要再说你的院子了。”赵熠问宋宁,“想吃饺子吗?”<br><br>宋宁摇头,看向赵熺:“宁王爷是不是喜欢吃饺子?”<br><br>“你怎么知道的?”赵熺道,“我母妃在世的时候,最喜欢吃饺子,所以我在宫里吃的最多的就是饺子。”<br><br>难怪设计的假山也像饺子呢。<br><br>母亲的教育很重要,影响深远。<br><br>“吃饭吧,吃完早点回去歇着。”赵熠劝宋宁,一点都不想她和赵熺多接触。<br><br>宋宁心领神会随意吃了几个饺子,招呼大家要走。<br><br>“我送你们。”赵熺要送,赵熠对他道,“你也回去吧。”<br><br>赵熺委屈地看着他:“你又不理我,都说了我没事,命硬的很,你还不理我。”<br><br>“白给你设计院子了。”<br><br>赵熠嫌弃不已:“那真是辛苦你了。”<br><br>他的王府,他都不想住。<br><br>宋宁和其他三个人小跑着出了王府,鲁苗苗对赵熺的印象特别的好:“我觉得宁王爷比传闻中还有趣。”<br><br>“宁王多大了,怎么还没有成亲呢?”<br><br>宋元时回道:“今年三十二,以前成亲过但王妃去世了,没有留下子嗣。”<br><br>“看不出来,还以为只有二十六呢。”鲁苗苗道,“鳏夫真可怜。”<br><br>“我也好可怜。”<br><br>宋宁白了他一眼:“是不是也想生孩子呢?”<br><br>“其实我还好,主要我爹想孙子。”<br><br>乔四闷闷地道:“那让伯父生。”<br><br>鲁苗苗眼睛一亮,点了点头:“也对哦,我娘身体还挺好。”<br><br>他娘今年四十,也不是没有四十岁再生孩子的:“那我去找我爹和我娘商量,顺道再问问我哥当捕快的事情。”<br><br>他又回王府找他家人。<br><br>宋宁他们回家,宋延徐在书房,宋宁没找他说话而是去敲了乌宪的门。<br><br>“王爷刚才说了,明天送你去国子监,你准备好。”宋宁道。<br><br>进国子监就算是有人举荐保送,进去也要经过先生考试的,按成绩分班,好的坏的是有区分的。<br><br>乌宪这几天就是在准备考试。<br><br>他蓬头垢面地看着宋宁。<br><br>“赶紧洗洗收拾一下,好不好的总归有书读。再说,你要是特别好也不用进国子监读书了,省点钱不好吗?”宋宁道。<br><br>当然,进国子监读书不单单是读书,还有攒人脉。<br><br>同窗、同科、同乡、同门……都是将来官场结党帮衬的圈子。<br><br>“我不紧张,我有王爷还有你们。”乌宪捞了一把乱七八糟的头发,“你就别管我们了,你好好查案,现在没有我在你身边帮忙,你一定很困难吧。”<br><br>宋宁点头:“是真的可怜,可怜以后分钱的时候没有那么壮观了。”<br><br>乌宪磨牙。<br><br>“记得洗澡洗头。”宋宁回去休息,早上起来跑步锻炼,洗漱好和大家出门去大理寺,就看到对面迎过来一个人,她一愣问道:“周大叔来找我的?”<br><br>是西巷菜市卖肉的大叔。<br><br>“大人,您把肉书生带走了吗?杀人的是肉书生?”周大叔问道。<br><br>宋宁和宋元时他们对视,四个人都是一脸的不解,她问道:“你慢慢说,把事情经过说清楚。”<br><br>“就、就一个时辰钱,来了四个捕快,说肉书生是杀人凶手,要将肉书生带去审问。”周大叔问道,“大人,不是您的人吗?”<br><br>宋宁摇头:“不是我的人。对方说是哪个衙门的?”<br><br>“府衙的。”周大叔一脸的不解,“不是,这案子不是您接手在查了吗?为、为什么又到府衙去了?”<br><br>宋宁道:“衙门的事,我这个新来的也不清楚。”<br><br>“你先回菜市,我去府衙走一趟。”<br><br>周大叔应是,又想起来什么,问道:“那、那大人您查完后,也觉得是肉书生是凶手吗?”<br><br>“我还没有结果。”宋宁让周大叔回去,他们府衙去。<br><br>顺天府他们熟悉,熟悉的大门熟悉的理刑馆,她一到门口守门的差役就迎了出来:“给、给宋大人问安。”<br><br>新任顺天府推官名叫潘松月,也是一位刚入官场才五年的新手,因法典背的熟,就让他任了推官。<br><br>“我来找吴大人,在吗?”<br><br>差役指了指后面审讯房:“理刑馆的人都在那边呢,大人认识,您自己去看看吧。”<br><br>“好!”<br><br>宋宁到理刑馆后面的审讯房,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搓着手的豆子,她一出现豆子一个激灵,喊道:“宋、宋大人您来了。”<br><br>豆子脸色苍白,绞着一双手。<br><br>乔四喝道:“肉书生的事是我们昨天晚上讨论的时候得到的结果,今天他就被抓到这里来了,是你说出去的?”<br><br>“不是,不是!”豆子摆着手,“真、真不是我。我早上来衙门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准备菜市了。”<br><br>“不、不信,宋大人您问我们吴大人,真的,小人不骗您。”<br><br>“真不是小人说的。”<br><br>宋宁颔首:“去见见你们吴大人吧。”<br><br>宋宁往审讯房去,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先出来的是雷松,他抱拳道:“宋大人,早上是小人得令将肉书生抓回来的。”<br><br>“谁给你的令?”宋宁问道。<br><br>“是下官。”潘松月从审讯房中出来,冲着宋宁抱拳行礼,“宋大人!是下官令雷松去抓人的。”<br><br>宋宁也不问他有没有资格,只问道:“那么,你为什么抓肉书生呢?”<br><br>潘松月二十二岁左右,高高瘦瘦容貌清秀,看人时眼角含笑,单看外表是个清秀和善的年轻人。<br><br>也或许只是外表而已。<br><br>“下官知道,这个案子已经转交给大理寺到宋大人您的手上。可是在转交给您前它在下官手中也有半年,已经是下官的一块心病,所以查证一直没有停止。”<br><br>“事情也巧合,昨天夜里一个民兵巡逻,看到了肉书生在街上闲逛,鬼鬼祟祟,一问他就支支吾吾说不清楚。”<br><br>“这位民兵正好是下官的朋友,所以这事儿就报到了下官这里,下官就立刻让人将他带回来了。”<br><br>宋宁颔首:“确实巧合,潘大人也是一位能人,既敏锐又果断。”顿了顿他继续问道,“那么现在结果呢?”<br><br>潘松月回道:“多谢大人的夸奖,就在刚才,肉书生徐柳招供了,他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br><br>“这是他的画押的口供。”<br><br>潘松月将供词递给宋宁。<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