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办公室密谈
雾隐村。<br><br>前半夜,天空下着大雨。<br><br>一间灯火通明的办公室内,一位身材矮小的刺猬头,正在闭目沉思。<br><br>房间内,除了能够听到雨点拍打窗子,所发出的阵阵急促的“啪啪啪”声音之外,再也听不到其它半点声音。<br><br>这刺猬头名叫枸橘矢仓,正是雾隐村的水影。<br><br>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现在他的面前。<br><br>枸橘矢仓对于这人影的出现,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甚至他连头都没有抬,便是淡淡的说道:“何事?”<br><br>“报告水影大人。”<br><br>那人单膝跪地,微微低着头,语气恭敬的汇报,“水影大人,探子来报,有三名木叶忍者,身穿便装,光明正大的进入我国。根据情报分析,这三个人,为木迆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野原琳。”<br><br>“嗯?”<br><br>枸橘矢仓挑了挑眉毛,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三个人的样子。<br><br>尽管他从未当面与这三个人交手,但这三个人的名字,现如今在雾隐村,却流传甚广,而这一切,都源自数日前,雾隐村针对木叶所执行的那场尾兽计划……<br><br>枸橘矢仓皱眉道:“他们是光明正大的进来的?”<br><br>“嗨!”情报忍者重重的点点头,“据调查,他们乘坐客轮而来,一路并未隐藏身影,顺着官道一直到达四通八达客栈,目前正在那里休息。”<br><br>枸橘矢仓沉思了一下,又问,“是否已查明他们的目的?”<br><br>“暂且不明,推测在进行机密任务。”情报忍者说道。<br><br>枸橘矢仓沉默了。<br><br>啪、啪、啪……<br><br>雨点,仍旧拍打着窗子。<br><br>房间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br><br>片刻之后。<br><br>情报忍者见枸橘矢仓一言不发,便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水影大人,是否派人将那三名木叶忍者擒拿?”<br><br>“擒拿?”<br><br>枸橘矢仓差点失笑出声。<br><br>虽然他并没有与卡卡西三人交手过,但却是知道卡卡西三人的战绩。<br><br>因此,如果想抓住这三个人,恐怕要损失不少战力。<br><br>这样的损失,对现在的水之国来说,委实有些承受不起。<br><br>想通这些,枸橘矢仓对着情报忍者摇摇头,“严密调查,切忌暴露,敌不动,我不动,下去吧。”<br><br>“嗨!”<br><br>情报忍者应了一声,便要离开。<br><br>“等一下。”枸橘矢仓又想起了什么,叫住情报忍者,“把西瓜山河豚鬼、枇杷十藏、黑锄雷牙叫来。”<br><br>“嗨!”<br><br>嗖!<br><br>情报忍者,从枸橘矢仓眼前消失。<br><br>不久之后。<br><br>有三个人,走入了办公室。<br><br>这三个人,身高由西向东,呈三级阶梯状排列。<br><br>其中个头最高的那个人,长相和打扮,像个西瓜,头发是橘色的,梳着俩辫子,此人便是西瓜山河豚鬼,乃忍刀七人众仅存的三人之一。<br><br>中间那人,刺猬头,下巴上戴着能露出嘴巴的面具,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砍刀,此人便是枇杷十藏,也是忍刀七人众仅存的三人之一。<br><br>最后那人,长着一头青青大草原,嘴巴又长又厚,像极了热狗,此人便是黑锄雷牙,同样是忍刀七人众仅存的三人之一。<br><br>“拜见水影大人。”<br><br>三人众向枸橘矢仓行礼。<br><br>枸橘矢仓对着三人微微点头,直入正题,“刚刚收到消息,木叶的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野原琳来了。”<br><br>“这个旗木卡卡西,就是破坏我们尾兽计划的那几个混蛋之一吗?”西瓜山河豚鬼,语气森然的道。<br><br>枇杷十藏桀桀一笑,“水影大人为了这三个人,专程叫我们过来,答案已经很明确了不是吗?在那场计划中,据说这三个人,杀掉了我们大批精锐。”<br><br>“来的正好。”黑锄雷牙裂咧起嘴巴,露出两派残忍的大牙,“正好新仇旧怨一起算,让他们有来无回。”<br><br>西瓜山河豚鬼,枇杷十藏皆是点头。<br><br>三个人同时请命道:“请水影大人下令歼灭旗木卡卡西一行人!”<br><br>“你们先不要急。”枸橘矢仓微微摇头,先安抚了三个人一句,然后才继续道:“我对那三个人,也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与木叶,才停战不久,若是不搞清楚木叶的意图,就将他们杀害,显然会挑起新的战争。”<br><br>“无故进入他国领土,即便杀了他们,木叶又能如何?”黑锄雷牙一脸不以为然的道。<br><br>西瓜山河豚鬼斜了黑锄雷牙一眼,“水影大人说的也有些道理,何况,这旗木卡卡西,被称为木叶的奇迹,他有一把闪闪发光的忍刀,无坚不摧,削铁如泥……”<br><br>“西瓜山河豚鬼,看你这样子,莫不是怕了?我倒要悄悄,是他的刀快,还是我的刀快!”黑锄雷牙冷笑道。<br><br>西瓜山河豚鬼并不生气,正要反击,却见枸橘矢仓低喝道:“够了,都不要吵了。西瓜山河豚鬼的担忧,不无道理,何况,如果不能一举将其歼灭,那我们就会打草惊蛇,变得很被动。而且,现在我们损失了很多精锐,连三尾都下落不明,现在并不是一个和木叶再次冲突的好时机。”<br><br>“那水影大人叫我们来的意思是?”枇杷十藏问。<br><br>枸橘矢仓道:“想听听你们的意见。”<br><br>“新仇旧账一起算。”西瓜山河豚鬼虽然在刚才的话里,对卡卡西的忍刀颇为忌惮,但在说到自己的意见时,还是毫不犹豫的如此说道。<br><br>“附议!”<br><br>“附议!”<br><br>枇杷十藏与黑锄雷牙也如此说道。<br><br>枸橘矢仓顿感头疼,微微摇头,“此事不能如此草率,在如今这个紧要关头,我们行事,必须谨慎。这样吧,你们先下去,让我再想想。”<br><br>“嗨!”<br><br>七人众硕果仅存的三个人,应声离开。<br><br>他们走了之后,房间内,又变得安静了下来。<br><br>枸橘矢仓走到了窗户前,将窗户推开。<br><br>呼啦——<br><br>连绵不绝的狂风夹带着雨点,糊了枸橘矢仓一脸。<br><br>雨水的冰凉,让枸橘矢仓更加冷静,目光也变得森冷,呢喃道:“木叶的忍者呦,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我水之国,到底抱着怎样的目的呢?总不能真的只是旅游吧?”<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