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3 二更
萧六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br><br>顾娇心情大好地走了,刷碗都在哼小曲。<br><br>翌日。<br><br>萧六郎与小净空去国子监上学。<br><br>顾小顺吃得快,顾琰吃得少,他俩已经拿上书袋出门了。<br><br>萧六郎没压根儿没将郑司业写的除名文书放在心上,他太熟悉国子监的规则了,郑司业那一套唬得住别人唬不住他,真正的除名文书必须有祭酒签章。<br><br>值得一提的是,郑司业闹出欺凌学生与贿赂账本的事件后,他的祭酒签章便被陛下收回了。<br><br>郑司业真正的计划应当是唬住萧六郎,让萧六郎与小净空自行离开,之后上报时便说是他俩主动退学。<br><br>萧六郎把小净空送到蒙学的门口:“今天不许再闯祸。”<br><br>小净空眼珠子转了转:“那明天可以吗?”<br><br>萧六郎:“……”<br><br>越大越不省心了是吗?<br><br>“去上课!”萧六郎严肃地说。<br><br>“哦。”小净空抱着书袋慢吞吞地去了。<br><br>“慢着。”萧六郎叫住他,“兜里的石头交出来。”<br><br>小净空一本正经道:“小石头说它今天想上课。”<br><br>萧六郎面无表情:“那弹弓也想上吗?”<br><br>小净空噎了噎,你怎么知道我带了弹弓?我明明藏得那么好!<br><br>萧六郎:呵呵呵,能被你蒙混一次,还能让你蒙混第二次?<br><br>最终小净空的装备成功被萧六郎收走。<br><br>小净空抱着书袋,耷拉着小脑袋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叹气。<br><br>唉。<br><br>……就挺难的。<br><br>萧六郎看着手里的弹弓,嘴角一抽,小家伙真是越大鬼主意越多。<br><br>先是被陛下这个大渣男气了一场,紧接着又被宣平侯这尊大杀神吓了一回,郑司业是真真正正病倒了,至少一个月以内,他都甭想出来作妖了。<br><br>正月的雪比腊月少了些,天气却并未彻底回暖。<br><br>姚氏坐在暖阁中给顾娇做衣裳,顾娇又长个子了,也不知是不是她从前营养不良,到了现在才开始好好长身体。<br><br>姚氏又不爱给女儿做偏大的衣裳,都是刚刚合身,这样就导致衣裳一两个月就穿不了了。<br><br>“老夫人让人送来的金线去哪儿了?”姚氏问房嬷嬷。<br><br>最近姚氏在顾老夫人跟前儿很是得脸,顾老夫人给儿媳送了不少好东西。<br><br>顾老夫人这么做自然不是因为喜欢姚氏,而是她很享受姚氏在她面前乖乖伺候的样子,尤其姚氏的一手推拿确实不赖,点心也做得可口。<br><br>“诶?我记得放篮子里了呀。”房嬷嬷在绣篮里找。<br><br>姚氏道:“找不到就先用银线吧,我先把云纹给绣了。”<br><br>人上了年纪,记性不大好了,房嬷嬷最近有些丢三落四的。<br><br>房嬷嬷将银线递给姚氏。<br><br>姚氏穿好针线,正要下针,门外的小丫鬟打了帘子:“夫人,老夫人让您去松鹤院一趟。”<br><br>姚氏放下手中的针线:“知道了,你去回个话,就说我马上来。”<br><br>“是!”小丫鬟去了。<br><br>房嬷嬷心疼她:“才从松鹤院过来呢,太辛苦了。”<br><br>姚氏淡淡一笑:“这有什么辛苦的?我不过是在她面前做个孝顺媳妇儿,谁家媳妇儿不是这么过来的?说到苦,又哪儿有娇娇半分辛苦?”<br><br>房嬷嬷无力反驳。<br><br>大小姐确实辛苦,头些年得了傻病,在家乡被那混账顾家欺负,后面傻病虽是痊愈了,可家里相公要念书,如今是四个都在念书,她不拿侯府一个铜板,全是自己在外辛苦挣来的。<br><br>“好了,去松鹤院吧,别让老夫人等久了。”姚氏收拾好给女儿做了一半的衣裳,披上一件斗篷去了松鹤院。<br><br>等到了松鹤院,才发现凌姨娘也在。<br><br>凌姨娘的气色不大好。<br><br>“母亲。”姚氏给顾老夫人行了礼。<br><br>凌姨娘笑着站起身,给姚氏行了一礼:“夫人。”<br><br>姚氏颔首。<br><br>顾老夫人见姚氏这么给凌姨娘面子,心里很是受用,让人给姚氏上茶。<br><br>姚氏坐下,丫鬟奉了热茶来。<br><br>姚氏喝了一口,问顾老夫人道:“母亲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吗?”<br><br>顾老夫人看向凌姨娘。<br><br>凌姨娘笑了笑,说道:“其实是我找夫人,有件事想拜托夫人。”<br><br>姚氏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事?”<br><br>凌姨娘捏住帕子,掩住口鼻咳嗽了几声,气喘道:“这不是正月了吗?后天便是先夫人的忌日,原本这事儿都是我在操持,但我前些日子染了风寒,迟迟不见好转,我病了不打紧,就怕把先夫人的祭拜弄砸了。”<br><br>姚氏道:“所以你想让我去?”<br><br>凌姨娘咳嗽了几声说道:“夫人嫁进府前与姐姐是好友,我想,如果交给夫人去办,姐姐九泉之下一定不会怪罪的。”<br><br>姚氏差点笑了。<br><br>凌姨娘是不知道她这些年背负着什么样的名声吗?只怕先夫人自己都认为是她把她害死的吧?<br><br>让她去祭拜先夫人,不怕先夫人的棺材板突然翻了吗?<br><br>老夫人居然会答应,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br><br>凌姨娘一脸惊讶道:“夫人不会是不愿意去祭拜姐姐吧?”<br><br>姚氏道:“怎么会?我只是担心先夫人不愿意见到我,三位小公子没少到她坟前哭诉我这个狠毒继母吧?她必是怨极了我,我怕我去了,让她在九泉之下难以安息呀。”<br><br>顾老夫人眉头一皱。<br><br>凌姨娘看了看顾老夫人,讪笑着对姚氏道:“正是因为有误会,夫人才更要去姐姐坟前与姐姐解释清楚啊。”<br><br>说的像是先夫人真能听见似的。<br><br>顾老夫人自始至终没讲一句不赞同的话,看来凌姨娘已先一步把她说服了,如此自己再坚持也没意义了。<br><br>姚氏在椅子上略略侧身,对顾老夫人欠了欠身道:“母亲若是不反对,那这事儿媳就应下了,只是,儿媳头一回祭拜先夫人,又只剩下一天半的时间准备,儿媳担心会有疏漏之处,还请母亲让凌姨娘多多指点我。”<br><br>这姿态放得够低,顾老夫人听得简直不要太舒坦。<br><br>而且这个儿媳说的没错,就只剩不到两日的时间了。<br><br>顾老夫人不由地望向凌姨娘:“你病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干嘛去了!不该早早地做好两手准备嘛!”<br><br>凌姨娘万没料到姚氏轻飘飘一句话,竟然就四两拨千斤,让顾老夫人对她心生了不满。<br><br>这么一挑明,若真出了岔子,倒不好叫姚氏一个人背锅了。<br><br>不过幸好。<br><br>她呀、、、<br><br>凌姨娘端起茶杯,垂眸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夫人,不如你来我房中,我细细与你说一下祭拜的事吧。”<br><br>姚氏站起身。<br><br>房嬷嬷小声道:“夫人,你真敢去啊?”<br><br>姚氏低声道:“她把我从老夫人眼皮子底下带走,真出了事,全是她的责任。”<br><br>房嬷嬷一想也是。<br><br>姚氏去了凌姨娘处。<br><br>顾老夫人到底是不大放心的,担心凌姨娘病糊涂了,把话整不明白,让自个儿的心腹嬷嬷也跟去了。<br><br>顾老夫人只是厌恶姚氏,想着法儿地磋磨姚氏,却并不会暗害姚氏,因此有她的心腹嬷嬷坐镇,姚氏还是不担心凌姨娘耍诈的。<br><br>不过姚氏仍留了个心眼儿,她不相信凌姨娘会这么大方。<br><br>凌姨娘拿出一个盒子:“这里头是库房的钥匙,祭品我都放在里面了,马车与人手我也备好了,后天一大早,夫人只管去便是了。”<br><br>“他们三个同意吗?”姚氏指的是顾家三个公子。<br><br>凌姨娘笑着点点头:“同意,我已经和他们打过商量了。”<br><br>这就更奇怪了呀。<br><br>那三个一直认为是她害死了他们娘,恨不得杀了她才好,又怎么会同意她去祭拜他们娘?<br><br>夜里,她让房嬷嬷带人将凌姨娘交给她的东西统统检查了一遍,祭品没有毒,纸钱也没被动手脚,车轮子是好的,车夫是府里的老实人。<br><br>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br><br>难道是她多心了?凌姨娘当真这么好心?<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