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七十二章 一个傻子(第二更)
桃源胜景位于红山洲南部边缘。<br><br>它原本最多算是一个修士渡口,这里有一个远距离的传送法阵可以传送到红山洲的北部边缘。除此之外,还有数个短距离的传送法阵,分别和红山洲的一些市集沟通。<br><br>不过因为周围的数座灵山上都长满了桃树,一年四季都会桃花怒放,倒是也平白吸引了许多观光客。<br><br>观光客里年轻修士居多。<br><br>桃花春风一壶酒,很多修士在年轻时才会对很多事情保持着足够的新鲜感和兴致。<br><br>而且他们见过的鲜花凋零还少,还拥有足够的冒险精神。<br><br>很多从红山洲北端传送过来的年轻修士,在这里看了春风桃花,喝了几壶桃花酿,接下来就往往会朝着最近的混乱洲域去冒一下险。<br><br>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真正进入混乱洲域去历练是不敢的,毕竟每个宗门都会以大量血淋淋的事实来不断让这些年轻修士明白混乱洲域不是他们可以掌控自己生命的地方。<br><br>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就是在混乱洲域的外围边缘逛一逛,感受一下混乱洲域的气息,同时要是能够猎杀点低阶妖兽,将这些低阶妖兽身上的灵材炼制成一些法器,这对于他们而言,就此行不虚了。<br><br>自己猎杀的妖兽,自己取得的灵材,再炼制成的法器,太有纪念意义了。<br><br>桃源胜景一带的商坊也不笨。<br><br>所以桃源胜景的数个传送法阵周围,八成的商铺都是卖桃花酿的酒铺和炼制低阶法器的铺子,甚至有些法器铺子还提供自制法器的指导。<br><br>自己亲手杀死的妖兽,自取的灵材再加上自己炼制的法器,这就更有意义了。<br><br>清晨的桃源胜景有近乎妖冶的薄雾缭绕,如纱如线的白色灵雾缓缓的飘舞于桃花怒放的数座灵山之中,如此美景往往引起刚刚从传送法阵出来的年轻修士的一片欢呼。<br><br>晨光里,短短的小半个时辰, 就至少有四五拨年轻修士到来,将桃源胜景周遭铺子前挤得满满当当的。<br><br>比起平时,这里出现的年轻修士是要略微多一点。<br><br>这和今日里的仙墟盛会有关。<br><br>仙墟盛会严格意义上而言,现在就是东方边缘四洲修士的大型联谊会,诸多宗门的年轻才俊进入仙墟,互相交流法器和灵材,交流对于一些法门的心得,但进入仙墟的名额有限,很多宗门为了避免门中一些年轻弟子的心中失落,往往也特许他们出来走一走。<br><br>等到仙墟盛会结束之后,那从仙墟中出来的弟子还能带着这些在外走动的年轻弟子一起再到某处历练历练。<br><br>师兄师姐带队,带着一群精英弟子组团刷低阶妖兽,也是极有意思的。<br><br>“快!快看那个人。”<br><br>这四五拨修士之中,大多都是炼气四五层的新嫩,这些新嫩修士平时出山门的机会还不多,尤其出远门的机会更少,此时看着周围的事物是一切都很新鲜,突然之间,有几名身穿明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发现了新大陆,顿时互相推搡着窃窃笑了起来。<br><br>“哈,那个人好好笑哦。”<br><br>“那身上挂着的都是啥呀。”<br><br>越来越多的人目光都投向传送法阵外的某人。<br><br>这某人就是王离。<br><br>王离也真的很无奈。<br><br>他拥有足够多的法术可以改变身形、外貌,甚至是修为、灵气,但挂在他身上的那些压制运气的法器他改变不了。<br><br>他的胸前挂着一条盐霜鱼。<br><br>这件法器叫做“不翻身咸鱼”。<br><br>他的腰间挂着一串金桑木制成的小钟,这叫做“丧钟”。<br><br>他左手手腕上吊着一个玉佩,玉佩是云纹古佩,但偏偏破损多处,这叫做“破运”。<br><br>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串南红法珠,这叫做“难红”。<br><br>与此同时,他的一件青色和黄色交缠的法衣上,还绣着诸多玉石雕刻的梅子,这些梅子还是倒着挂的。<br><br>那不就是“倒霉”?<br><br>“师兄,你看!”几个喝得微醺的修士刚刚出了酒铺看到王离的这副装束就被震住了。<br><br>几个人憋了半天实在憋不住,转头过去哈哈笑了好久。<br><br>这几个都是红山洲北部的择天宗修士,目前为止的这四五拨修士之中,他们择天宗算是综合实力最强的宗门。<br><br>“我去逗逗他。”<br><br>这几个修士都觉得王离是傻的,觉得他似乎只要觉得是法器就往身上挂,也不管会带来好的气运还是厄运。其中一名年轻修士对着其余几个挤了挤眼睛,当下就走到了王离的面前。<br><br>“这位道友,我看你气宇不凡,一身装扮也很有品味。在下是择天宗言洛,感觉和道友一见如故,正巧手上有一件法器似乎很适合道友,想赠与道友。”他对着王离笑眯眯的行了一礼,接着便取了一枚色彩斑驳的方孔玉钱递给王离,“道友挂在身上,更显灵韵。”<br><br>“这古钱可以,赶快收下。”何灵秀就在王离身旁不远,一眼看清这枚古钱就顿时传音给王离,“这是落魄山的古钱,纳于囊中寓意落魄永藏,带来吉运,但挂在身上却可以让人失运,让人落魄。”<br><br>“素昧平生就得此大礼,谢谢哈。”王离顿时手下,直接将这枚古钱挂在腰间。<br><br>“哈哈哈哈!”<br><br>那几个择天宗的修士顿时笑得打跌。<br><br>“果然是个傻子啊!”<br><br>送给王离古钱的那名择天宗修士言洛憋住笑回来,回到这人堆里就终于憋不住了,笑得直揉肚子喊肚子疼。<br><br>“这运气到底有没有被压住了呢?这运气到底算是变差了,还是依旧好呢?”王离此时却是有些头疼。<br><br>这落魄山他也听说过。<br><br>这可是中部十三洲中云梦洲的一座名山,这座落魄山的对面就是伤心山,这两座名山之中并没有被某个大宗门占据,但在这两座名山里都有无数的修士隐居。<br><br>落魄山的古钱是有趣的法器,存世量也不多,虽说典籍之中对于落魄山的古钱褒贬不一,也不能确定它到底只有寓意还是真的对改变运势有些用处,但对于王离而言,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br><br>他现在和这群年轻修士素昧平生,人家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似乎为了取笑他就直接过来给他这样的一枚古钱,这运气是好是差,他就真的有点无语了。<br><br>“离他远一点。”<br><br>一名女修皱着眉头喝令周围的一堆师弟师妹不要靠近王离。<br><br>这名女修看上去是二十六七岁左右的面貌,跟着她的一堆年轻修士却都是十七八岁的稚嫩面貌。<br><br>这些都是红山洲中部法云洲的修士。<br><br>法云宗好歹也是红山洲排名能进前十的宗门,这名叫做安红云的女修见不得王离这种怪模怪样的修士。<br><br>她觉得王离身上披挂着这么多明显不吉利的法器没把自己霉死也是奇迹。<br><br>对于这些人嫌弃的目光,王离倒是也无所谓。<br><br>他关键不知道牧青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br><br>之前牧青丹告诉他和何灵秀,让他们在这个传送法阵外等着,到时候他们就自然知道发生什么事了。<br><br>但眼下这种啥也不知道就干等的模样,就让他显得更傻了。<br><br>关键有的年轻人还真的闲的慌。<br><br>看着他无所事事的傻愣愣的样子,还真的有几个人走了上来,问:“这位道友,你在这里做什么?”<br><br>王离也很服气这些人,他实话实说道:“我就是答应一个人帮他个忙。”<br><br>“帮什么忙?”这几个年轻修士一听更好奇了。<br><br>王离道:“就是帮他的忙,安心在这处地方等候半日。”<br><br>“……!”<br><br>这几个年轻修士都蒙了,隔了一会几个人才同时反映过来,忍不住笑得打跌,“这位道友,你所谓的帮人家的忙…人家就是要你在这里安心的等半天,什么都不用做?”<br><br>“是啊。”王离道,“他也不告诉我到底帮什么忙,就说让我在这里安心的等半天就行了。”<br><br>轰!<br><br>一群人都笑翻了。<br><br>周围所有人都觉得王离是个真正的傻子,估计就是脑子不好用,被人就骗来在这里傻乎乎的呆半天。<br><br>不过毕竟还是有些好心人的。<br><br>一名年轻修士鼓足勇气快步走了上来,低着头对这王离说道:“大哥,你被人骗了吧…哪有帮人忙就是只在这里干等着的,还有,你身上的这么多法器肯定也是被人骗了,这些法器都是让人运气不佳的法器,会让人走霉运的。”<br><br>“我知道啊。”<br><br>王离看着这名年轻修士,“但我最近就是运气太好,所以要靠这些压一压。”<br><br>这名年轻修士一愣。<br><br>他压根没有想到王离会说出一句这样的话。<br><br>他愣愣的看了王离一会,估计是确定王离是真傻,还是真的要靠这些东西镇压运气。<br><br>“李幽鹊,回来!”<br><br>不远处有人厉喝出声,“你好端端的去触什么霉头。”<br><br>王离听出这人是小玉洲的口音,他便看着这名甚至只能算是男童的年轻修士,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你是小玉洲宗门的修士?”<br><br>这名叫做李幽鹊的年轻修士转过身去,听到王离这句话也是一怔,马上又轻声回应,道:“我是小玉洲仙柯宗的修士,你也是小玉洲赶来的修士么?”<br><br>“那可巧了。”<br><br>王离呵呵一笑,道:“我是小玉洲华阳宗的修士。”<br><br>“你能不能不要随口胡扯,万一惹出什么祸事,会牵连我们华阳宗好不好。”他的耳廓之中,顿时响起何灵秀的骂声。<br><br>“在这安心当傻子还能有什么祸事?”<br><br>王离嘀咕着回应。<br><br>但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嗡的一声巨震,距离他不远的那几座传送法阵处就已经起了变故。<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