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1:她的孩子
有位家长却主动和她说话:“让孩子们自己玩就行了,他们不会乱跑的。”<br><br>唐初若笑着点点头。<br><br>那位家长又问:“你是第一次带孩子来这里玩吧?”<br><br>唐初若笑着说:“对,今天是第一次来。”<br><br>那位家长很自来熟,招呼唐初若过来坐,然后主动聊道:“这里每天小孩子都很多的,多来几次,小孩子就和大家熟了。<br><br>现在的孩子每天放学回到家都是在家里卧着,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手机,对眼睛不好,就应该多出来走走和同龄孩子一起玩玩。”<br><br>唐初若赞同道:“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带他出来走走。”<br><br>“你是小孩的妈妈吧!真年轻,你家儿子和你长得挺像的。妈妈长得漂亮,儿子长得也帅气。”这位陌生的妈妈夸赞道。<br><br>唐初若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笑笑。<br><br>唐初若带着穆小瑜在这里玩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br><br>而暗中一直有个人在看着他们,这个人就是苏舒彤。<br><br>看着高高兴兴离开的母子二人,苏舒彤的眸中闪着嗜血的寒光:唐初若,你和这个孽种就不该活着,如果没有你们,哥肯定会喜欢我的,肯定不会被你们所迷惑,你们不该活在这个世上。<br><br>第二天放学,小瑜主动要求到昨天去的广场玩一会儿,既然他喜欢,唐初若自然不会拒绝。<br><br>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她让保镖和司机不要跟太近,就在广场对面的路等着就好,等他们玩好了,会过去找他们。<br><br>司机和保镖只能按照夫人的吩咐在路对面等着,不过却时刻关注着广场上的情况,一旦有异样,他们会立刻过来保护的。<br><br>小瑜今天又新认识了两个小男生,大家一起玩的很开心,还约好明天再过来。<br><br>玩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唐初若接到了穆谨言的电话,他已经下飞机了,一个小时便可回到家中。<br><br>于是唐初若和小瑜说:“小瑜,爹地回来了,咱们回家吧!明天再过来玩。”<br><br>小瑜很听话,和小伙伴们再见之后便跟着唐初若离开了。<br><br>母子二人大手拉小手,朝马路对面走去。<br><br>小瑜开心的说:“姐姐,这里真的很好玩,明天我还想来,我们明天和爹地一起来好不好?爹地肯定不知道有这么好玩的地方。”<br><br>唐初若赞同的点头:“好。”不过却脑补了一下穆谨言来这里的画面,那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高高在上有压迫感,他若是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别的小朋友,而小朋友的父母,肯定不敢和他聊天吧!<br><br>如果他真的同意过来,必须让他换身衣服,放眼望去,广场上也有父亲带孩子来玩的,但却没有穿的西装革履带孩子来玩的,所以必须让他打扮的普通一些。<br><br>不过她真的想象不出男人普通的样子。<br><br>就算是穿上普通的衣服,以他的气质和气场,也很难普通,还有他那出众的样貌,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说不定会被别人拍下来,成为网红呢!<br><br>想想便觉得好笑。<br><br>母子二人来到了斑马线前,绿灯了,唐初若收回思绪,专心的牵着小瑜的手过马路。<br><br>一旁的一辆红色跑车里,苏舒彤打量着斑马线上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眸中划过一抹寒光。<br><br>然后便见一辆黑色的轿车不顾红灯,快速朝他们冲过来。<br><br>路对面的保镖发现了异常,赶紧从车里冲下来,朝他们跑过来,大喊道:“夫人,小少爷,小心。”<br><br>唐初若也发现了朝他们冲过来的黑色轿车,立刻将小瑜护在怀中,抱起他准备躲开。<br><br>可是黑色轿车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他们来的。<br><br>唐初若刚将小瑜抱进怀中,黑色轿车便冲了过来。<br><br>与此同时,保镖也开着车冲了过来,希望将黑色轿车撞开。<br><br>于是两辆疾驰而来的车子撞到了一起。<br><br>由于保镖的及时出手,车子被撞开,没有直接撞上唐初若和穆小瑜。<br><br>但车头还是擦到了唐初若的腿,让她重心不稳,摔倒了。<br><br>怀中抱着的小瑜却掉到了地上。<br><br>唐初若忍着腿上的痛准备去扶小瑜。<br><br>突然一辆红色的跑车朝着小瑜冲过来。<br><br>唐初若惊的大喊:“小瑜,快跑。”爬起来想去保护小瑜,可由于腿上的伤很痛,站起来之后又倒在了地上。<br><br>小瑜看到车子朝他开过来,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就跑。<br><br>可是红色的跑车太快了,他刚站起来,想跑,车子便直直的朝着他撞了过来。<br><br>保镖本打算开着车子去替小瑜挡,可那辆黑色的轿车却横过来挡住了保镖的车子。<br><br>其它的保镖冲过去,可根本就来不及,还不等他们到小瑜身边。<br><br>便见小小的身子被抛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br><br>这一切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然后便见小瑜倒在了血泊中。<br><br>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停止了,唐初若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只看到保镖朝小瑜冲了过去,那辆红色的跑车疾驰而去。<br><br>唐初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看到小瑜倒在了血破中,她整个人也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br><br>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看着自己手上打着点滴,立刻想到了昏迷前的一幕,要去扯手上的点滴。<br><br>周妈此时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去阻止:“夫人,你做什么。”<br><br>“周妈,你怎么在这里?”唐初若问。<br><br>“三爷让我来照顾夫人。”周妈说,见她的眼睛红红的,心立刻被攥紧了,声音颤抖着问:“谨言回来了?小,小瑜他,他怎么样了?”<br><br>想到他小小的身子被抛那么高,流了那么多血,她真的不敢想。<br><br>周妈红着眼眶说:“小少爷还在抢救。”<br><br>“抢救,我要去看看。”唐初若再次去拔手上的吊针。<br><br>周妈赶忙阻止:“夫人,你也受伤了,要好好养伤,那边有三爷在呢!”<br><br>“不行,我要去看看,小瑜还不知道怎么样,我怎么能待住呢!我必须要去看看。”唐初若坚持道。<br><br>“那我去找医生,看看医生怎么说。”周妈能理解夫人的心情。<br><br>“不用了,我现在就要过去。”不等周妈再阻止,一把扯掉了手上的针,穿鞋下床。<br><br>当双腿站到地上,左腿传来阵阵疼痛,她知道是被那辆黑色轿车碰的,当时虽然流血了,但她能感觉到骨头没事,只是皮外伤。<br><br>站到地上,伤口再次流血,纱布都红了。<br><br>“夫人——”周妈担心的唤道。<br><br>“不碍事。”她的伤根本不算什么,她现在只担心小瑜的情况。<br><br>周妈扶着她朝抢救室走去。<br><br>走出病房之后,保镖立刻上前,恭敬道:“夫人,您受伤了,怎么出来了?三爷说让您好好养伤。”<br><br>“我没事,我要去看小瑜。”唐初若很心急。<br><br>“那我去帮你推辆轮椅过来。”保镖立刻去找轮椅。<br><br>唐初若根本等不了,立刻让周妈扶着她朝抢救室的方向走去。<br><br>穆谨言在抢救室外焦急的等待着。<br><br>下飞机回家的路上,接到保镖打来的电话,说夫人和小少爷出了车祸,穆谨言当时听后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是懵的。<br><br>他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br><br>不管是小若还是小瑜,他无法承受他们任何一个人有事。<br><br>一个是他今生挚爱的女人,一个是他视若珍宝的儿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谁都不可以有事。<br><br>他催促小杨加快车速赶来医院。<br><br>得知小若只是腿上受了轻伤,他的心情稍稍好受些,但当听到儿子伤的很重,他的心再次被攥紧,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儿子还未出来,每过去一分,他的心便多一分担心。<br><br>“谨言。”唐初若远远的便看到了站在抢救室门口的穆谨言,靠在墙上,低着头,视线注视着抢救室,显得是那么的无助。<br><br>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何曾有过这般模样。<br><br>这一刻,唐初若竟有些不敢走近他,他那么在乎小瑜,就把小瑜交给自己两天,自己便害的小瑜成这样,自己真的没脸见他。<br><br>如果小瑜放学后,自己便带他回家,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都是自己害了小瑜,他对小瑜的保护一直都是那么小心翼翼,如果不是自己擅作主张带小瑜去广场上玩,就不会有这个意外,如果小瑜有什么事,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br><br>穆谨言的整颗心都被揪着,他从未像此刻这般无助过,对于他来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br><br>可是儿子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钱能解决的,现在要看医生的医术,和儿子的运气,而他这个做父亲的,却一点忙都帮不上。<br><br>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见到儿子第一面时的情景,当时他只有那么一点点,而且奄奄一息,这些年,他生怕他出现任何意外,所以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保护着,就是希望他能平安快乐的长大,可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不,听了保镖的汇报,这应该不是一场意外,他已经报警了,私底下也派人去调查了,他一定会将伤害小瑜和小若的人揪出来,严惩。<br><br>当年那种情况下,小瑜都能活下来,他相信儿子这次一定也能逢凶化吉。<br><br>唐初若迈着艰难的步子来到了穆谨言面前,颤抖着声音唤道:“谨言——”<br><br>听到她的声音,穆谨言游走的思绪立刻被拉回。<br><br>唐初若已经做好了被他训斥,被他怨恨的心理准备。<br><br>穆谨言看到她受着伤,虚弱憔悴的模样,立刻从周妈手中将她扶过来,心疼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病房好好养伤吗?”<br><br>唐初若的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自责道:“我担心小瑜,谨言,对不起!都是我,都是因为我,才害得小瑜受伤,如果我不擅作主张带他娶广场上玩,就不会遇到失控的车辆,就不会——”<br><br>“小若。”穆谨言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温声安抚:“别怕!小瑜会没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不会离开我们的。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也是想让小瑜开心,所以才会带他去广场上玩。”<br><br>唐初若没想到他会反过来安慰自己,吸着鼻子询问:“你不怪我吗?”<br><br>穆谨言松开她,帮她擦掉脸颊上的泪水,温声道:“傻瓜,我为什么要怪你,你也不想小瑜发生意外,我知道这个时候你比谁都难过自责,我怎么还会怪你呢!很庆幸你没事,你和小瑜是我的全部,你们谁都不能有事。”<br><br>他的话让唐初若的泪水止不住的流,这个男人那么的在乎小瑜,可因为自己没有带好小瑜,害的小瑜成这样,他居然一句责备都没有,她心里既感动,又愧疚,自己真的很没用,连个孩子都看不好。<br><br>穆谨言见她一直哭,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很痛。”赶忙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br><br>唐初若摇摇头,伤心道:“谨言,你骂我吧!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些,我知道你有多在乎小瑜,可却因为我,害的小瑜受到这么大的伤害。”<br><br>穆谨言将她拥入怀中,心疼道:“傻瓜,我是很在乎小瑜,可我更在乎你。没有你,哪来的小瑜,我在乎小瑜,也是因为在乎你。”<br><br>唐初若听着他饶口令般的话,不解的看着他,有些不懂什么意思。<br><br>此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穆谨言立刻紧张的站起来。<br><br>然后便见一位护士急匆匆的跑过来问:“病人急需输血,我们血库里的血现在不够,你们是孩子的父母吧?请问你们有别的亲属是O型血的吗?”<br><br>穆谨言说:“我是A型血。”<br><br>“我是O型。”唐初若说。<br><br>护士看向她说:“你受伤了,现在不能抽血。<br><br>而且直系亲属直接输血有一定的风险性。”<br><br>“我不是孩子的母亲,抽我的血,我只是小伤,没事的。”唐初若解释。<br><br>穆谨言看向她,他知道小瑜的血型与自己不一样,但与她一样,护士都说了直系亲属的血有风险,她为何这样说?<br><br>“还是让苏舒彤过来吧!”唐初若忍着心中的痛说。<br><br>穆谨言眉头微蹙,不解的问:“让她过来做什么?”<br><br>“小瑜现在这个情况,她身为孩子的母亲,有权知道孩子的情况,我会为小瑜输血救他!”<br><br>“你在说什么,她怎么会是小瑜的妈咪,她是AB型血,你问问护士A型血的人和AB型血的人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吗?”穆谨言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误会。<br><br>护士说:“A型血和AB型血是生不出O型血的孩子的,孩子是O型血。”<br><br>“什么?苏舒彤不是小瑜的妈咪吗?”唐初若有些懵了。<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