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有趣
将军信报,自然都是有关齐国的事,燕儿这么高兴,是因为自从三皇子到了齐国后,传来的都是好消息。<br><br>三皇子先是代天子审问西京上河村案,拿出了人证物证,将齐王贬为庶人。<br><br>齐国就此变成了齐郡。<br><br>不待齐国的权贵世家们对此有各种举动,三皇子随之便开始推行以策取士,不分庶族寒门不分年龄皆可以参考,从中选出齐郡十六县主事官员,一时间齐郡上下沸腾,士族庶族都齐齐的备考,消息传开后,不止齐郡沸腾,四周郡县的士子们也纷纷涌来——<br><br>“因为参加考试的人太多。”陈丹朱看着信,眉飞色舞的对金瑶公主说,“三皇子不得不下令此乃齐郡之考,只限齐郡的人参加,这一下原本威胁要离开齐国的权贵世家顿时也不走了,其他地方的人蜂拥而入,如今人人争做齐郡人。”<br><br>齐王齐国瞬时就变成了过去。<br><br>金瑶公主笑吟吟听着,说:“以策取士好厉害,征服天下堪比千军万马,陈丹朱,你怎么这么厉害,想出这么好的办法。”<br><br>陈丹朱捧着脸将眼睛笑成一条缝:“我是很厉害,不过陛下和三皇子更厉害。”<br><br>以策取士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千头万绪的难,不是大家先前说的,三皇子躺着什么都不做就行。<br><br>事事都需要他过问,处处都需要他关心,三皇子也并没有安坐齐王宫,而是在齐郡到处巡游。<br><br>“会不会太累了。”陈丹朱对金瑶公主说,“毕竟身体才好呢。”<br><br>金瑶公主笑道:“别担心,随行的太医是张院判的亲传弟子。”<br><br>陈丹朱哦了声,笑着给她看信报:“将军的信报上说三皇子精神奕奕神采飞扬,所过之处被齐郡女子们围观,如果不是禁卫森严,就要往车驾上投掷鲜花了。”<br><br>金瑶公主点头:“我知道啊。”又看着陈丹朱,“丹朱,这些我都知道,你干吗不问我?父皇那边时时刻刻都能收到三哥的动向。”<br><br>陈丹朱笑吟吟的将信报仔细的叠起来:“哪能一样吗?陛下是公主父皇,不是我的父皇,还是不方便的,我还是找我的义父方便。”<br><br>金瑶公主喷笑。<br><br>“有什么好笑的。”陈丹朱不解,又谆谆教导,“公主,将军为了朝廷功劳这么大,一辈子没有子女,他如今年纪大了,认个晚辈尽孝可不是不合规矩。”<br><br>金瑶公主抬起头点啊点:“是,是,不是不合规矩。”本来不笑了,看到陈丹朱一本正经的样子,顿时又笑趴下。<br><br>陈丹朱将信报收好,好奇问:“将军是不是有什么不妥?”<br><br>要不然为什么会让她这样笑?<br><br>金瑶公主一瞬间停下笑,轻咳一声:“你不知道,铁面将军这个人很奇怪的,听我父皇说年轻的时候就独来独往,眼里除了练兵没有其他的事,当年他家里也给他订了一门亲事,他说什么也不肯,说他是家里的幼子,传承香火有哥哥们,就放他去吧,父母没有办法只能作罢。”<br><br>陈丹朱听的点头:“是很有趣的人。”<br><br>“所以啊,他这这样特立独行的人认义女,听起来真是好好笑。”金瑶公主笑道。<br><br>陈丹朱道:“将军是个古怪的人,但也是个善心人。”<br><br>虽然铁面将军征战一生手上无数的人命,但他并不嗜杀成性,所以当初才会愿意听她的请求,停下了一触即发的战事。<br><br>除了避免了吴地兵民洪水浩劫生灵涂炭之外,现在以策取士能顺利的进行,也是他的功劳,是他在路上拦下她,又在朝堂上以解甲归田逼迫陛下,造福了万千寒门学子。<br><br>金瑶公主大眼睛转了转:“这世上有很多有趣的人,你知道我六哥吗?”<br><br>六皇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六皇子,陈丹朱还是点点头:“我听将军说过——你又笑什么?”<br><br>金瑶公主用手掩住嘴把笑按回去,肃容道:“我想到我六哥,就想笑嘛。”<br><br>六皇子那么好笑吗?陈丹朱好奇,她前世今生对六皇子不陌生,但除了名字和病怏怏的身份,其他的一无所知,哦,还知道太子以后想杀他。<br><br>六皇子是个有趣的人?一个生病的几乎从不出府,如同不存在的皇子,有什么有趣的?<br><br>鉴于陈家一家人都要仰仗这位皇子,陈丹朱还是很愿意多听一些他的事,无奈也没有人谈起他。<br><br>铁面将军虽然答应她给六皇子送了消息托付家人,但从不提及,可能作为领兵的将军,有不与皇子们相交的避讳,哪怕是个病秧子也不行。<br><br>倒是金瑶公主提及过两三次,言语间与六皇子很要好,比说起其他的皇子们都亲密。<br><br>“不是说六皇子一年到头多数时间都在昏睡休养,很少出门,很少见人。”陈丹朱好奇的问,“公主可以常常见他吗?”<br><br>金瑶公主轻叹一声,带着几分怅然:“小时候还好,后来就也很难见到了。”<br><br>陈丹朱更好奇了,问:“小时候,六皇子身体要好一些吗?”<br><br>金瑶公主摇摇头,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道:“六哥的母妃和我母妃一样,都是生完我们就去世了,但他没有我幸运能被皇后抚养。”<br><br>陈丹朱点点头,可以理解,皇后怎么会养一个病怏怏的孩子,死了岂不是她的罪过。<br><br>“六哥被乳母带着住在一个偏僻的宫殿。”金瑶公主接着说,又补充一句,“他身体不好,太医们让他安静的养着。”<br><br>身体不好的孩子不是更应该被照看的很好吗?被扔到偏僻的宫殿里,倒像是被放弃了,陈丹朱心想。<br><br>“我小时候有一次乱跑,跑到他那里去了。”金瑶公主没注意她的神情,继续讲过去的事,“那个宫里也没有什么人,他躺在椅子上晒太阳,那时候,五六岁吧,像个小老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就让他陪我玩,他说好啊好啊,我们来玩扮死人的游戏,然后我就在地上躺了半天——”<br><br>陈丹朱哈哈大笑。<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