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诚不欺我
“燕兄,好久不见。”<br><br>来的使者是宇文怀,相比之前在长安时候的桀骜不逊来说,现在的他看上去成熟了许多。<br><br>“宇文兄。”王霄目光亲和,笑容满面的上前打着招呼。不过刺客他心中想着的却是要不要现在就干掉这个嗜杀的家伙。<br><br>现在的这个宇文阀,与隋唐时期的那个宇文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br><br>宇文阀夺取西魏建立北周之后,就被杨坚几乎斩尽杀绝。<br><br>后来的宇文阀,实际上是他们家一个叫做破野头的仆役冒名顶替的。<br><br>也不能说是冒名顶替,之前破野头一家是宇文家的仆役,依照这个时代的习惯改姓为宇文,算是另类的继承。<br><br>不过他们家嫡系的子孙,的确是都完蛋了。<br><br>“不知宇文阀主什么时候登基称帝?”<br><br>落座之后,王霄好奇的打量着宇文怀“到时候宇文兄就得封王了,这里就先恭喜了。”<br><br>性格上明显改变许多的宇文怀直接摇头“燕兄莫要取笑,在下这次来是有要事相商。”<br><br>王霄仔细打量了宇文怀一番,最终确定这家伙肯定是被宇文泰给修理过。否则的话不可能性格变化如此明显,除非他是被穿越者夺舍了。<br><br>“在下奉丞相之命,特来送还定北侯遗骸。丞相说,定北侯乃绝世名将,当厚葬之。”<br><br>宇文泰并没有直接登基,他选择做丞相。<br><br>对于此时的宇文家来说,缺少的只是个名义。他们想要上位,任何时候都可以。<br><br>唯一的区别在于,宇文玥已经被正式确定为继承人。这也是宇文怀性格突变的根本原因所在。<br><br>他还是不甘心。<br><br>王霄眯了眯眼睛“还有呢?”<br><br>“丞相推行新政,准备实行均田制,拟设置府兵......”<br><br>宇文怀说了半天,王霄这边大致就明白了。这就是历史上的宇文泰新政。<br><br>北魏分裂为东西两块。东边的高欢实力强大,人口超过两千万,而且占据着早已经开发成熟的地方,物产丰富。<br><br>西边这里的宇文泰,人口不足千万,而且关中还闹了粮荒。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新政的话,绝对打不过高欢。<br><br>为了增强力量,宇文泰开始放松对汉人的看管,甚至允许那些汉人世家们进入关陇集团发展实力。<br><br>这次的新政的结果,就是为日后杨坚一统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是为盛唐的崛起,铺平了道路。<br><br>王霄听完这番讲述,端起了茶杯“还有别的事情吗?”<br><br>“丞相下令取消之前的改汉姓之策,各部全部改回原有姓氏。同时对各家汉臣赐予鲜卑姓氏,特赐燕兄为普六茹姓。”<br><br>“噗~~~”<br><br>王霄直接一口盐汽水喷在了宇文怀的脸上。<br><br>“什么玩意?!”<br><br>宇文泰改姓这件事情王霄知道。<br><br>之前孝文帝拓跋宏开启了全面汉化的策略,命令所有草原部落的人都改为汉姓。他们拓跋家就改成了元姓。大名鼎鼎的独孤家,则是改为了刘姓。<br><br>现在宇文泰不但让草原人改回原来的姓氏,还给那些有实力的汉家门阀赐予了草原姓氏。<br><br>像是唐太宗他们家,就被赐姓大野。<br><br>可这个普六茹,原本的历史上是赐予杨坚他们家的姓氏。<br><br>“这是想逼着我去做杨坚?”<br><br>宇文怀抹了把脸上的茶水“燕兄这是何意?”<br><br>王霄揉着鼻梁“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表达我不接受的意思。”<br><br>“燕兄不接受这个姓氏?没关系,你可以自己挑。”<br><br>“你误会了。”王霄摆手说“我的意思是,不接受宇文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别一句各为其主就像糊弄过去。不过是谋逆的贼子而已,吆五喝六的指挥这个命令那个的,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br><br>王霄不想做杨坚,别的不说,就是这个改姓他就绝对不能接受。<br><br>接受这种类似扶桑人的姓氏,与披发左衽有什么区别?<br><br>身为炎黄子孙传承无数年的姓氏,你给我改了?做梦去吧。<br><br>听到王霄的拒绝,宇文怀的反应很是奇怪。<br><br>他没有翻脸生气,反倒是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br><br>宇文怀现在的处境很糟糕。<br><br>他的野心暴露的太早,宇文泰为了让宇文玥能够顺利上位,像是他这种野心家在事态安定下来之后肯定是要被解决掉的。<br><br>现在没动手,不过是大乱刚过,不好对自己人下手罢了。<br><br>现在王霄摆明车马的要打,等于是间接缓解了他的压力。<br><br>“看来你的情况是真不好。”王霄读懂了他的神色“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作?哪怕只是暂时的。”<br><br>“我不是这种人。”宇文怀严词拒绝。<br><br>“我也不是。”王霄笑着点头“只是我在长安城里有一家卖皮子的商铺,那边喜欢收集一些有关长安城的有趣消息送过来。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皮料的质量如何。”<br><br>“嗯,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其实我也挺喜欢穿皮衣。”<br><br>宇文怀不敢让宇文家安稳下来,因为那样的话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br><br>宇文泰的强势与精明让他感觉不寒而栗,自己以往的那些小动作小聪明,现在看起来在宇文泰的面前就是小孩子的把戏一样可笑。<br><br>他的确是可以逃亡高欢那边,甚至是直接南下逃亡南梁。<br><br>可真要是走了,也就是意味着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br><br>说来也有趣。<br><br>此时东魏西魏与南边的南梁三足鼎立。<br><br>南梁讲玄学,一心忙着窝里斗。自从白袍陈庆之之后就再无北伐收拾山河的勇气与信心。<br><br>东魏的高欢是汉人,却因为从小就在边疆长大,生活习惯完全是草原化。结果却是草原各部大都是站在他这一边。<br><br>而西魏这里,宇文泰明明是草原人,却是重用汉人组建八柱国与关陇集团。使得北地的汉人世家门阀大都是投靠了他。<br><br>这三家,真是一家比一家奇幻。<br><br>“带口信回去告诉宇文泰,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去取他狗命!”<br><br>这句话王霄是当着元淳公主的面说的。<br><br>对待这种傻白甜的女人,千万别去玩什么深沉什么隐晦,就要大大方方的把她想听到的话说出来,还得说的大义凛然。<br><br>果然,在宇文怀气急败坏的留下一句你会后悔的跑了之后,元淳公主直接抹着眼泪扑进了王霄的怀里。<br><br>“燕哥哥,你真好。那个姓萧的女人,你想留下就留下吧,不过她只能做小的。”<br><br>王霄轻抚女人秀发,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渣男手册,诚不欺我啊。’<br><br>燕世城被隆重的安葬了,燕家众人对于王霄选择跟宇文泰对抗都表示了支持。<br><br>面对仇人,就该有对待仇人的样子。<br><br>宇文泰并没有派来数十万大军讨伐燕北。因为他很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br><br>从长安到金城郡足有两千多里地的路程,绝大部分都是崎岖难行的陇右道。<br><br>几十万军队开过去打仗,人还没到呢就得因为后勤崩溃而自己完蛋。<br><br>从张骞出塞开始,关中前往西域最多也只能支持数万兵马的行动。因为道路条件不允许更多的兵马行动。<br><br>决定战争的是后勤,这才是战争的真谛所在。<br><br>至于那些小说之中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大军横扫这里横扫那里的,当个乐子笑一笑过去就得了。<br><br>真要是去计较这上百万人要如何漫长行军,要如何安排住宿,要如何进入战场,要如何准确的将食物送到每个人的手里。要如何沿着不同的河流行动补充水分,因为他们能喝干一整条河的水什么的。<br><br>这些都是没办法计较的事情。<br><br>别的不说,就算宇文泰真的能变出几十万大军来攻打凉州。就陇右道这样的道路,前头的先锋到了金城郡,后面的后卫部队甚至都还没能进入陇右道。<br><br>因为道路狭窄崎岖,必须提前设置好营寨然后一轮接一轮的向前滚动。<br><br>而要维持这样一条两千多里路的后勤补给线,就算是把整个大魏的男丁都给拉出来做民夫也不够。<br><br>因为民夫越多,消耗的粮食与需求的补给也就越多。<br><br>宇文泰不可能和剧情之中的大魏皇帝那样无脑,派出几十万人过来。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解决漫长的后勤问题的,或许他们是直接飞到这边来的也说不定。<br><br>就算是想打,他也顶多只能是派出数万精锐罢了。<br><br>东边的高欢蠢蠢欲动,南边的南梁也是需要盯着,关中的反抗力量还没有彻底平定。<br><br>宇文泰唯一的选择,就是当做不知道,暂时放下。先解决手头边上的事情再说。<br><br>对了,这里多说一句。<br><br>有人说可以就食于敌,大军开过来直接劫掠当地的粮食与物资补给就是了。<br><br>说这样的话,或许是忘记了有一个词叫做,坚壁清野。<br><br>老祖宗们早就给出过应对的办法。<br><br>王霄正是因为非常清楚这些弯弯绕,才会严词拒绝宇文泰的缓兵之计。<br><br>想在这方面欺骗战阵经验极为丰富的王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br><br>等到秋粮收上来了,王霄发动数万府兵准备出战。<br><br>他并没有南下攻打关中,原因除了宇文泰实力强劲,时机未到之外。同样也是他没办法负担如此漫长的后勤补给线。<br><br>王霄把目标放在了西边的敦煌与高昌的身上。<br><br>除了这些地方商业发达,财富云集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这里有着大量躲避战乱的汉人聚集。<br><br>王霄现在最缺少的,就是人口数量。<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