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3章 交易和满载
骄阳似火的撒哈拉沙漠,一群穿着黑袍的图阿雷格人拿着各种挖掘工具沿着山脚的黄沙卖力的挖掘着埋藏的岩画。<br><br>时不时的,还有人徒手抓到一条毒蛇或者蜥蜴,用小刀切掉带着毒腺的脑袋丢到不远处单独挖出来的沙坑,至于蛇的身体则交给给身后的女人们去篝火旁烤制。<br><br>这些图阿雷格人仅有的调味料便是装在蛇皮袋子里的矿盐,大伊万甚至好奇的捏起一小撮尝了尝,咸涩中带着苦味,这玩意儿的重金属含量绝对严重超标!<br><br>二三十号黑袍人挖掘的速度丝毫不比挖掘机的动作慢多少,仅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整片岩画便全部裸露出来,而在这岩画的尽头,同样有个用木板挡起来的幽深洞口。<br><br>“这黄金部落什么臭毛病?家门口画的花里胡哨的,这岩画整的跟门神似的。”<br><br>石泉蹲在那个足有汽车卡车轮胎大小的洞口咂咂嘴,这山洞远比上次发现的更深也更曲折,仅仅站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任何东西。但相比山洞,挡住洞口的这些木板却透着一股谎言的味道。毫无疑问,那位洛根教授早就已经发现并且来过这里!<br><br>“估计还真差不多的意思,不然这内容也不会完全一样。”何天雷拎着枪跟在身后,时刻防备着周围的黑袍人。<br><br>“你回去找小野,搬几箱驱蛇粉过来。”<br><br>石泉说完站起身,高声喊道,“伊万,开工资了。”<br><br>“好嘞!”<br><br>大伊万打开外置淋浴器的开关,清澈的淡水喷薄而出在沙漠里洒出一小片彩虹。<br><br>这举动比什么翻译都好使,那些刚刚来得及吃上一口蛇肉的黑袍人赶忙站起来拎着干瘪的山羊皮水囊冲向了房车。<br><br>按照奸商大伊万和他们谈妥的筹码,这一番挖掘能给他们装满5个水囊,总共也就100升出头的样子。这些水对于这支游牧中的小部落来说,已经足够两三天用量。<br><br>但他们距离目的地还有至少300公里,按那些骆驼的行进速度,没有个四五天根本别想走完,所以如果想继续获得淡水,毫无疑问还得给俱乐部打工。<br><br>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山洞口,石泉不动声色的将左手按了上去,可惜这次地图视野并没有再出现任何新的箭头。略带失望的收回手臂,石泉离开了透着阴凉的洞口。<br><br>在那些黑袍人期待的目光中,何天雷驾驶着摩托取回来两大箱子驱蛇粉。高压气流的吹袭下,细腻的药粉飘飘荡荡的被送进了山洞。前后不过五分钟,鳞片滑动碎石的稀碎声音便从山洞里传来。<br><br>还不等石泉等人做出反应,那些黑袍人便纷纷抽出了各自的冷兵器围了上去。<br><br>三人躲得远远的看着洞口的刀光剑影,这些图阿雷格人虽然穿着并不利于活动的黑袍,但毕竟世代生活在撒哈拉沙漠里,那些从山洞跑出来的毒蛇根本就冲不破他们的包围圈,全都被斩断了脑袋。<br><br>会法语的黑袍人巴适拎着原本装着驱蛇粉纸箱子找上来,激动的拉住何天雷开始了交涉。<br><br>“他想换一些驱蛇粉。”何天雷转过头笑着说道。<br><br>“小野,你那还有多少驱蛇粉?”大伊万说完松开了手台的发射键。<br><br>“还有七八箱呢,不够用?”刘小野好奇的问道。<br><br>“和巴适说,可以交易给他一箱,同时还可以再给他装满五个羊皮水囊,但需要有人帮咱们探索山洞。”<br><br>大伊万奸诈的说道,这山洞他刚刚也去看了,里面有个近乎90度的转弯,但谁也不知道转弯之后里面还有多深,更不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危险,所以现在有廉价劳动力当然要好好利用。<br><br>何天雷看向石泉,后者思索片刻便点头同意了大伊万的决定。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三个还真不适合进去,否则的鬼知道外面这些劣迹斑斑的黑袍人会不会趁机做点儿什么。<br><br>对于何天雷转述的交易提议,巴适根本就不带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命贱如草...不,命贱如沙也不过如此。<br><br>在巴适的指挥下,两个穿着黑蓝袍子的族人接过大伊万递来的头灯和运动相机钻进了山洞。何天雷则返回娜莎那边取来了一箱驱蛇粉。<br><br>在石泉等人焦急的等待中,这俩人竟然进去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还没出来!<br><br>原本气定神闲的巴适也坐不住了,找何天雷借来一支强光手电筒亲自钻进了山洞。然而等他带着那两个族人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又过了将近20分钟。更加诡异的是,看巴适那样子似乎并不想交回运动相机。<br><br>石泉见此,暗中朝大伊万俩人摆摆手,随后开启了外置淋浴器的开关。汩汩的水流顺着水管浇在轮胎上,随后又润湿了轮胎之下的黄沙。<br><br>巴适犹豫片刻,最终将捧在手里的两个运动相机还给了他们。任由何天雷一手持枪一手捏着水管给这些图阿雷格人往羊皮水囊里灌水。<br><br>石泉和大伊万各自取了运动相机的储存卡塞进电脑,视频中不断摇晃的影像总算让他们知道了为什么巴适不愿意把相机还给他们。<br><br>这两个黑袍人沿着狭窄山洞缓缓前进,时不时的,打头的黑袍人还会抡起手里的双刃剑在没过脚面的黄沙里砍上一下,紧接着剑尖灵活的一挑,一枚毒蛇的脑袋便砸在岩壁上留下一滩红色的血迹,跟在身后的人则伸手捞起仍在扭曲的蛇尸带进手里拎着的编织袋里。<br><br>两个人相互配合着沿着山洞走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内部的空间豁然开朗。可头灯光束照亮的事物却把这俩人吓的连连后退。<br><br>那是一颗摆在板条箱上的头骨,一颗足有西瓜大小的动物头骨化石!而在这颗头骨化石后面的沙地上,类似的板条箱不知道有多少个!<br><br>这俩人激动的用手里双刃剑撬开一个板条箱,可里面装的却是已经被石膏包裹住的化石。不死心的连续撬开几个板条箱,但他们除了化石根本找不到别的东西。<br><br>随着他们踩着板条箱一点点的深入,视频里的一个人发出惊呼,镜头转向岩洞的角落,那里竖着四个装在支架上的露营灯。紧挨着露营灯,还有六七块一米长半米宽的太阳能电池板、两大捆电缆以及好几个装满了淡水的塑料桶!<br><br>这俩人回过神来,纷纷用手捂住了镜头。屏幕上的内容变得漆黑,但这两个人激烈的交谈一直到巴适的声音响起都没有中止。<br><br>大伊万嘲讽道,“怪不得巴适不愿意把相机还给咱们。”<br><br>“他们看中的那些东西估计就是洛根教授留下的”<br><br>石泉看向大伊万,“之前我还奇怪他是怎么推测出来的,看来这个教授到死都不愿意说实话。他那不是什么猜测,而是早就已经发现了骨龙图腾的起源地。”<br><br>“如果这里是骨龙的起源地,那洛根教授推测的另一个位置是什么?”大伊万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里...该不会是金矿吧?”<br><br>石泉思索片刻摇摇头,“应该不会,这里留下的化石我们还可以认为是洛根教授当初因为某些原因没办法运走才暂时封存的。但他如果真的发现了金矿,早就想方设法去弄到金矿的开采权了,根本没理由还去乍得的那个山洞里浪费时间。”<br><br>“说的也是”<br><br>大伊万起身,一张熊脸露出标志性的奸笑,“我去和那位巴适先生谈谈把里面的那些破石头搬出来需要支付的酬劳。尤里,让娜莎他们过来吧!我们需要支援。”<br><br>石泉点点头,探手抄起了挂在墙壁上的手台。等到娜莎等人开车过来,大伊万那边不但谈妥了交易,甚至还让那些黑袍人主动把手里的武器全都归拢到一起在沙子上堆成了一堆,看着架势俨然有放弃抵抗的意思。<br><br>“你们怎么做到的?”艾琳娜不可思议的问道。<br><br>“用一辆车当作酬劳”大伊万指着突突车司机萨菲尔开过来的那辆越野面包笑道。<br><br>“而且还搭上了装满那辆车的水和油料。”石泉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看来咱们很快就需要再次补给了。”<br><br>“这代价还真‘大’!”<br><br>娜莎乐不可支的说道,如果让外界知道他们只用了一辆二手车就换来了刚刚石泉在无线电里说的那些发现,恐怕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br><br>五辆车重新把阿萨克驾驶的货柜车围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道仅容两人并排通过的缺口。可怜的突突车司机也再一次享受到了被铐在医疗车手术台上的待遇。<br><br>疑似洛根教授留校的太阳能发电板被抬到山洞外面重新架好,长长的线缆延伸至山洞内部点亮了那四个高亮度露营灯。<br><br>身上洒满了驱蛇粉的石泉已经扣紧头盔穿着防弹衣站在山洞里了,这山洞内部的岩壁上密布着各种岩画,同时也残留着开凿的痕迹和落满灰尘的鹰架。<br><br>而从那些开凿痕迹以及墙角散落的各种现代工具判断,当初从这上面凿刻下来的无疑正是板条箱里那些化石!<br><br>“雷子,你冒个险在这儿盯着,务必保证一个板条箱都不要留下来。”石泉嘱咐道。<br><br>“其他的那些东西留给他们?”何天雷指着角落里的露营灯问道。<br><br>“那些破烂儿就留给他们吧,咱们拿着也没用。”<br><br>石泉说完,一手扶住快拔枪套里的手枪握把,一手举着强光手电跟在那些图阿雷格人后面钻出了山洞。<br><br>在这山洞外面,全副武装的艾琳娜将上半身探出车顶,一双手握着机枪警惕的扫视着在山洞里进进出出的人群,直到她看见石泉从里面出来,这才稍稍松了口气。<br><br>在艾琳娜何天雷俩人的持枪监督以及刘小野守着的雷达警戒之下,这些需要好几个人合力搬动的板条箱被送进房车围出来的营地,随后又被阿萨克用摇臂送进装满了古埃及文物和金砖的货柜里,最后再由娜莎和大伊万两口子将其摆放到合适的位置。<br><br>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天色渐渐变暗,为山洞内部照明提供电量的线缆被石泉接到了房车里,同时正对着山洞的露营灯也被依次点亮。<br><br>被照的亮如白昼的沙漠腹地,紧张忙碌的搬运工作一直持续到了半夜才宣告结束,此时不止阿萨克的货柜车,其余几辆车里也被塞满了大大小小的板条箱。<br><br>给最后一个箱子撒上驱蛇粉静等了五分钟,等到确定没有毒蛇,藏在里面,石泉这才拍打干净手里残留的药粉,和早已累的汗流浃背的阿萨克以及大伊万一起将其送进了医疗车里。<br><br>房车外面的图阿雷格人营地,旺盛的篝火早就已经烤熟了石泉提供给他们的冷冻山羊肉。那些同样累的不轻的黑袍人早就已经放下了戒备,各自捏着一瓶同样由石泉赞助的冰冻啤酒时不时的和烤肉一起送进面罩后面。<br><br>饮酒对于“离经叛道”的图阿雷格人来说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只要不让他们摘下面罩,木思林那些比裹脚布还长的规矩还真不一定有骆驼嘴里喷出来的唾沫有威慑力。<br><br>房车围成的营地内部同样点起了一堆篝火,不过这堆火烤出来的羊肉因为调料多样,这味道可就比外面的那几只好多了。<br><br>只不过围着这堆篝火坐下来的俱乐部众人却根本没有喝酒的意思。从钢铁丛林里来的挖土党们远比那些在沙漠里挣扎求存的游牧部落更加谨慎,也更加了解贪杯的后果。远的不说,昨晚上油田的周师傅以及他的工友们可就热情洋溢的给他们上了一课。<br><br>狼吞虎咽的填饱肚子,众人各自返回车里,何天雷则把那辆平茨高尔越野车的车钥匙送到了巴适的手上。<br><br>相识不到一天的两方人马挥手告别,图阿雷格的驼队里多了一辆挂着加拿大牌照的越野车和足够他们走到目的地的淡水,而龙和熊俱乐部则满载着洛根教授的发现消失在了茫茫黄沙之中。<br><br>巴适摩挲着手里的车钥匙,随后大声朝身后的族人吆喝了一句,在一片“咔哒”声中,男男女女们以最快的速度熄灭篝火,收拾好本就不多的行李再次踏上了他们的旅程。<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