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七十八章 事情败露
道士是有真本事的的修士,不然也不会进入上大夫府中,被上大夫等人供奉起来。<br><br>不过一个时辰,炉火熄灭。<br><br>道士收了功诀,然后缓步来到丹炉前,看着那一炉子的粗盐,即便是历经丹炉淬炼,也依旧是粗盐。唯有丹炉正中央,一捧雪白刺人耳目。<br><br>“大人,这莫非就是您要的精盐?”老道士将丹炉中一捧精盐摄取而出,落在了费仲的身前。<br><br>“果然是精盐!”费仲看着精盐,顿时面露喜色:“哈哈哈,本官发了。若能炼制出十万精盐,岂非到时候富可敌国?”<br><br>“炼制十万斤精盐?”道士在旁边听着可是不由得一愣,眼睛里露出一抹愕然之色:“大人怕不是疯了,要用云母炼制成这等无用的凡俗之物作甚?更何况,请恕在下直言,天下间根本就不会有十万斤云母。老祖就是将九州内的云母都收集过来,也绝不会有十万斤。”<br><br>“十万斤云母?要十万斤云母作甚?”费仲愣住了,笑容凝滞在脸上,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念头。<br><br>“一斤云母可以炼制出一斤精盐,云母乃是天地灵物,这精盐不过是凡俗之物,要之何用?大人岂非是丢了西瓜拣芝麻?”老道士愕然的看着费仲。<br><br>在败家、在富有家产,也不能这么干啊。<br><br>十万斤云母,就算是王室也要被折腾光了。<br><br>“不可能!怎么可能!”费仲闻言断然否决,他想到了虞七卖了几十万斤精盐,他去哪里找的云母?<br><br>“不可能!道长莫不是弄错了?”费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老道士。<br><br>“断无可能,老道士绝不会弄错!”道士想都不想直接否决,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名声,不能有半分马虎。<br><br>费仲一把夺过秘法,认真打量一个时辰后,方才脚步匆匆的向着铁兰山府中而去。<br><br>铁兰山最近生活有些滋润,有了些许色彩,当朝人王给自己的灵药果然是妙品,他发现自家的夫人竟然又怀孕了。<br><br>再加上精盐的方子,铁兰山似乎已经看到,未来的美好生活在向他招手。<br><br>铁兰山站在庭院内,默默运转铜皮铁骨,背后脊椎二十四节尽数化作了钢铁色泽,胸前的肋骨也已经化作了铁骨,变得坚不可摧。<br><br>自从蚩尤身躯融入其体内,他的上半身已经蜕变完毕,堪称是得了不死不灭之能。<br><br>有了属于人神的心脏、五脏六腑,他修炼起铜皮铁骨的速度,何止快了千万倍。<br><br>甚至于,有一丝丝属于人神的力量在五脏六腑内孕育,不断潜移默化推动其铜皮铁骨的修炼。<br><br>只是,在他的铁骨内,一道锋锐的剑气,犹若是跗骨之蛆般生存着,任凭其如何运功,也无法磨灭,只能硬生生的压制下去。<br><br>“可惜,之前被这股剑气盗取了人神之力,已经成了气候。想要将其彻底排出去,非要施展人神手段不可!”铁兰山慢慢收功:“至少,也要铁骨大成不可。到时候,这道剑气反而会成为我的养料。”<br><br>得了蚩尤魔躯,他的身躯经受人神之力潜移默化的改变,未来未必没有机会证就人神大道。<br><br>“大人,上大夫来了,说有要事求见”门外响起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仆役快步的来到了铁兰山身前。<br><br>“这么晚,他来做什么?”铁兰山一愣,却也没有多想,只是道了句:“请他进来。”<br><br>“铁大人,不好了!咱们都被耍了!”人未到,费仲焦急的声音已经在空气中响起。<br><br>那可是五十万两黄金!绝不是一笔小数目!<br><br>若折损进去,就算他堂堂上大夫,也要伤筋动骨的。<br><br>“发生了什么?”铁兰山诧异的看着费仲。<br><br>他还从未见过费仲这般失态。<br><br>要知道,费仲可是当朝天子面前的宠臣,一直以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位高权重权柄倾覆朝野。就算是三公等人也要给其几分薄面。<br><br>“大人,那秘法是假的!咱们都被那虞七给哄了!”费仲着急忙慌的道。<br><br>身为朝廷官员,当官是为了什么呀?<br><br>还不是为了赚钱。<br><br>那五十万两黄金,可是他费仲一辈子的积蓄!<br><br>他不是豪门,更不是千年世家,他只是得了天子赏识的普通人而已。这五十万两黄金,是他半辈子的积蓄,全靠别人送礼得来的。要是没了,岂非半辈子都白干了?<br><br>“什么?”铁兰山面色一变,顿时阴沉了下来。<br><br>他铁兰山不单单出了二十万两黄金,更出了一件天地灵物呢!<br><br>“上大夫可莫要吓我”铁兰山面色不好看。<br><br>“我骗你作甚。那密法中,有一件天地灵物云母,一斤精盐一斤云母,那云母价值无量,一斤云母便值十万两黄金,这不是开玩笑吗?谁去做赔本的买卖?咱们要是真的按照那孙子的秘法炼制精盐,不是要赔的裤衩子都没了!”费仲气的咬牙切齿。<br><br>铁兰山一把抢过费仲手中的秘法,然后低头观摩,过了一会才道:“我不通道门秘法,但是我府中供养了一位上清道的真人,此事我还需在查验一番真伪。”<br><br>铁兰山看着费仲:“大人随我来。”<br><br>二人一路脚步匆匆,来到了别院所在,却见铁兰山面色阴沉的站在别院门前:“李真人,不知可曾休息?”<br><br>“吱呀~”<br><br>一声响,大门打开,却见门内走出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道人,对着铁兰山一礼:“见过大人,不知大人前来,所为何事?”<br><br>“为了这秘法”铁兰山看着青年道人,将秘法递了过去:“请法师查验秘法的配比量。”<br><br>“是否是一斤云母炼制一斤精盐”费仲在旁边插了一句话。<br><br>道人打开秘法,沉吟一会才道:“不好说,不亲自祭炼,贫道也看不出这秘法的问题。大人稍后,待贫道实验一番,便可知道真伪。”<br><br>“来人,送一担粗盐过来”铁兰山面色阴沉的道。<br><br>不多说,便有仆役送来了一担精盐,然后奉上云母,道人在院子里开炉炼丹。<br><br>不过半个时辰,却见道人熄了法诀,打开丹炉,然后眉头一皱。<br><br>一边铁兰山围上来:“如何?”<br><br>“一斤精盐一斤云母,简直是暴殄天物。想出这秘法的人,合该千刀万剐。这可是云母,怎么能这般糟蹋!”道人面色阴沉到了极点。<br><br>听闻此言,铁兰山顿时面色铁青,二话不说猛然向着大门外走去。<br><br>深夜<br><br>各大世家的门厅被敲响<br><br>数十个世家的主事人,此时汇聚一堂。<br><br>颜回面色阴沉的看着大堂中央炼制精盐的道士,额头青筋暴起,整个大堂内一片死寂。<br><br>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丹炉。<br><br>半响过后,丹炉打开,众人面色凝重的围上来,然后心中侥幸被打破,众人顿时面色难看了下来。<br><br>谁都知道,事情的麻烦大了!<br><br>简直是天大的麻烦。<br><br>即便是不用那道士说,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竟然被人给耍了!<br><br>“我去找他!这贼子,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诓骗我等,必然要给他一个好看,叫其知道我千年世家绝不是好惹的。他若给不出一个理由,也就不必存在世上了!”颜回的眸子里充满了杀机,二话不说径直出了府邸,一路向水榭山庄而去。<br><br>人群中<br><br>黄天化攥着手中秘法,犹如是遭遇雷击,面色苍白双目无神,那可是两件天地灵物与十万两黄金啊!<br><br>“这该死的混账,必须要叫他付出代价!若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非要生吞活剥了他不可。就算是有孔圣罩着,咱们也绝不能饶了他!”费武猛然一拍案几,梨花木的桌子,化作了四分五裂的残骸。<br><br>水榭山庄<br><br>一盏千年不灭的油灯点燃,龙油的奇异香气弥漫,虞七正端坐在油灯下参悟天罡变的凤凰变。<br><br>“虞七,你给我出来!”<br><br>一道暴喝响起,划破了寂静的黑夜,整个山庄为之惊动。<br><br>“何人在此闹事?”<br><br>屋子的大门被推开,十娘提着自家的雌雄宝剑走了出来。<br><br>‘吟~’<br><br>一道龙吟声响,正在沉睡的毒龙被惊扰,满脸不耐的看着在山门下怒气冲冲的颜回,猛然纵身而起,向着山下扑去:“大胆,何人胆敢在水榭山庄喧哗。”<br><br>毒龙躁怒,好好生生的睡意被人给搅合了,他安能不怒?<br><br>“孽畜,休得放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打破了黑夜的沉寂:“原来是颜回道兄。阁下既然来了,就上来吧。”<br><br>“虞七!”颜回面色阴沉的登临殿堂,便看到了盘坐在蒲团上的虞七。<br><br>“颜回,这里是水榭山庄,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深夜无故在此惊扰,若说不出个子午某有,今日我便叫你尝尝雌雄宝剑的锋芒!”十娘怀抱长剑来到了大殿门前,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颜回。<br><br>“哼,夫人来的正好,有件事我正要与夫人说,夫人在此也算是做个见证!”颜回面色阴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br><br>“见证?见证什么?”十娘冷冷的道了声。<br><br>